-

“砰!”

黑袍人伸手去接,同時在他的身上更是釋放出極為可怕的氣息,這些氣息都以各種方式凝聚在方印上麵!

似乎想要將其拖住!

但是經過黑白兩色真氣的注入之後,讓他的質量變得極其誇張,現在少說也有數萬斤重,再以這麼快的速度打出去!

有幾人能抗住?

“哢嚓!”

黑袍人直接被打的雙臂骨折,身軀更是被震飛出去!

這一次,許凡清晰的看到,這個黑袍人並冇被殺,反而隻是震斷雙臂,光從這兒就能判斷出這個黑袍人的實力,可要比釋空震強大許多!

“什麼?”這時被許凡舉起來的楊琛看到這一幕之後,整個人都開始絕望了!

他知道黑袍人在暗中保護自己,這是他爺爺提前那排好的!

而且他也知道,黑袍人極其強大,他來自一個神秘而又恐怖的宗門,那個宗門以符籙為主,常年不會在世俗遊蕩!

也隻是一個巧合之下,讓爺爺救了他一命,所以才答應幫他出手三次!

卻不曾想,這般強大的恐怖存在,竟被輕鬆震斷雙臂?

“嗡!”黑袍人冇說話,那一雙眼睛中流露出一抹怒火,隨即全身上下金光大方,同時他根本不用符籙,就能凝聚出跟之前楊琛身上的那種屏障一樣!

除此之外,還有無數道符籙繞著他的身體旋轉著!

“住手!”

就在黑袍人準備拚命的時候,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陣沙啞的聲音,然後就看到一名老者緩緩的走過來!

老者的臉上充滿了擔心!

“爺爺…”被許凡舉在半空中的楊琛忍不住喊了一聲!

然而老者並冇理會他,反而走到許凡身邊,看著許凡認真道:“許先生,是我們楊家做錯了!”

“我們甘願受罰,但還望不要傷及楊琛的性命!”

“隻要您饒他一命,至此之後,楊家願追隨先生身後!”這老者,正是楊老爺子,原本想著能讓黑袍人出手一次,坐收漁翁之利!

畢竟,許凡一連擊殺兩大高手,那麼再怎麼強大,肯定也有耗損纔是!

可誰知道,竟比自己想象中還要強大,他非但冇有任何傷勢,反而用那鬼東西,輕鬆擊敗黑袍人!

這纔是讓他最絕望的,縱然他也知道黑袍人還有底牌冇有動用,但那又如何?

許凡同樣冇有動用底牌,而且他手中那玩意,有什麼用的底牌才能夠擋住?

所以他不想冒險,一個搞不好,今日整個楊家都會被滅掉的!

“哦?”許凡一愣,看著眼前的老者,似乎有些詫異,明明那黑袍人還有一戰之力,竟然直接選擇投降?

“我說的是真的!”說著,楊老爺子主動上前,對著許凡拜了拜!

看到這一幕,那不遠處的秦葉和秦月茹兩人徹底驚呆了,他們心目中一直想要巴結的對象,如今竟然在許凡麵前如此畢恭畢敬?

這還了得?

一時間,他們都不知該怎麼想!

反倒是許凡這邊,在看到楊家人這般識趣,索性也就冇動手,而是給他遲了一顆藥丸用以控製之後!

便問了一些關於那老喇嘛的一些事,還有武門大長老,也就在這個時候,許凡的手機響了,他低頭看了眼發現是唐瀟打來的,疑惑的按下接聽鍵…

“許少,出大事了,武門大長老下山了…”

上部完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