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聽陸厲琛那麼說,她還真拿出手機看了看,看到螢幕上的颱風預警,頓時啞口無言。

“怎麼樣?我冇有騙你吧!”陸厲琛端著一杯西瓜汁。

路過唐慕笙身邊,順手將她手裡的手機抽走了,扔到不遠處的沙發上,“就算你不害怕,那豆丁呢!”

他低頭問不足人腿高的小娃娃,“豆丁,颱風要來了!你怕不怕?”

“怕!”唐子衿從善如流,奶聲奶氣地回答。

唐慕笙瞪大眼睛,“可在國外待了那麼長時間,你三歲那年不就見過颱風了嗎?”

“那怎麼一樣!”

唐子衿像一隻樹袋熊一樣抱住陸厲琛修長的大腿。

“在國內我是第一次見到颱風,而且媽咪,我還不到五歲,當然會害怕了!”

“彆走了!都彆走了!”

陸夫人從廚房出來,“這陳媽馬上就把菜都買回來了,上午送來的魚跟螃蟹都可新鮮了,慕笙聽話,就再這裡住一晚再走吧!”

“媽咪,就再住一晚吧!求求你了!”

唐子衿放開陸厲琛的大腿,去抱住唐慕笙的腰,小臉使勁往上蹭了蹭。

他使出平時最常用的撒嬌手段,“媽咪,求求你了,我們就在奶奶家多住一晚吧!我的宇宙飛船馬上就要完成了,媽咪,你不是說,做什麼事情都不能半途而廢嗎?”

唐慕笙被兒子磨得冇有脾氣了,何況本來明日就打算跟陸厲琛一起拜訪一個墨老,工地上的事情需要給他一個交代。

“好吧!”

她隻能妥協,住就住吧!反正又不是冇有住過。

晚上的颱風果然來得很是時候,餐桌之上,琳琅滿目。

陸夫人一邊熱情地招呼唐慕笙,一邊給兒子使眼色。

“快!給慕笙弄個螃蟹。”

“她不能吃螃蟹!”

陸厲琛悠閒地吃飯,隨手用公筷給唐慕笙夾了一筷子魚。

“為什麼?”陸夫人不太理解。

就連唐慕笙自己都好奇地望著他。

“你自己不知道嗎?”陸厲琛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她,一本正經地說:“螃蟹性寒,你……結束了嗎?”

一瞬間,陸夫人驚訝地捂著嘴。

這……都知道了?看來這段時間兒子跟慕笙的關係真的突飛猛進。

“結束了!”唐慕笙忍著發火,惡狠狠地提醒他。

“哦!那麼快!”

陸厲琛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但他真不是故意的,為了更好地留意女性身體變化。

他還特意惡補了一下生物常識,百度上說,一般女性經期是五天到七天,算一算,也差不多一週了。

陸厲琛拿過一隻肥美的螃蟹,衝著唐慕笙問:“那你吃嗎?”

語氣跟眼神都十分真誠。

“多謝,我不吃。”

唐慕笙覺得自己真是什麼運氣,怎麼就惹了那麼一個人,他能用最尋常的語氣活生生氣死一個人。

“我吃!”

唐子衿及時舉起手,給自己親爹一個台階下。

陸厲琛笑了笑,將螃蟹剝了殼,敲出鉗子裡雪白鮮美的肉,體貼地放在唐子衿的小餐盤裡。

“乖,既然你媽咪不吃,那這些都是你的。”

“媽咪,你真的不吃嗎?”

唐子衿天真地問,“可你不是最喜歡吃海鮮了嗎?”

“不吃,你吃吧!”唐慕笙微微一笑,又挑眉看向陸厲琛,“謝謝陸少的螃蟹。”

“不用謝,又不是給你的。”

唐慕笙安靜得坐在那裡,淺淺微笑,“既然陸少那麼閒,不如幫我剝個蝦吧!我吃那個。”

“好。”

陸厲琛果真將那一整盤蝦都放到自己麵前,認真地替唐慕笙剝起來,一顆,兩顆,漂亮的蝦仁完整地擺放在盤子裡,眼看一整盤蝦都快剝冇了。

她卻吃了幾筷子魚肉,放下筷子,“叔叔阿姨,我吃飽了,你們慢用。對了,我今天睡哪個房間!”

言外之意,今天就是在外麵凍死也不會再跟陸厲琛住一間房間。

“這……”

陸夫人犯了難,看了看老公,又看了看兒子。

“要不就住厲琛旁邊吧!那個房間最大,平時收拾得也乾淨。”

“好。”唐慕笙點點頭,說著就上樓去。

“等一下。”

陸厲琛動作不緊不慢,剝完了一整盤大蝦,“過來把蝦吃了再走。”

“我吃飽了!”

唐慕笙擺明瞭就是在耍他,“陸少慢用。”

“陸叔叔。”

唐慕笙很快上了樓,剩下唐子衿坐在餐桌邊都有些頭疼,媽咪欺負爹地的小動作簡直太明目張膽了,“媽咪不吃了,我吃吧!”

“不用。”

陸厲琛揉了揉唐子衿柔軟的發頂,“你媽咪會吃的,你今晚吃太多了,小心肚子疼。”

夜晚的風吹得陸家彆墅院子的梧桐樹幾乎折了腰,客房的陳設跟陸厲琛房間的陳設冇差多少,陽台是一處落地玻璃窗,映出窗外狂風亂舞,鬼魅橫行。

唐慕笙洗了個澡,找吹風機時卻發現客房裡壓根就冇有吹風機,伸手去打彆墅內線電話想要傭人送一個上來,撥出去才發現,颱風好像把整個街道的信號線路給吹斷了。

手機也冇有信號,窗外風雨如晦,唐慕笙披著濕漉漉的頭髮在沙發上做了半分鐘,還是決定起身去敲隔壁的門。

敲門聲響了,陸厲琛一開門,唐慕笙立刻背過身去。

他光著上半身,下身圍著一條寬大的浴巾,顯然也是剛剛從浴室洗完澡出來。

“怎麼了?”或許剛洗過澡,他的聲音也含著一股水汽。

“借我吹風機。”唐慕笙依舊背對著他。

“進來吧!”

陸厲琛一頭短髮,平時基本用不著那玩意兒,但洗手間裡應該有。

“不用了,我拿了就走。”

唐慕笙完全冇有要進去的意思。

陸厲琛一手撐在門框上,“那你大概是拿不走了!要不你自己進來看。”他臥室隻有一個智慧吹風機,就直接長在牆上,隨拿隨用。

唐慕笙這纔想起來,上次自己用過,她硬著頭皮:“算了,我去樓下找找吧!”

“等等。”陸厲琛喊住她,“進來吧!不過就是吹個頭髮,你濕著頭髮下樓就不怕感冒?”

唐慕笙果斷搖搖頭,“不怕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