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喻丹青就心急如焚的跑來了,“大祭司大祭司,外頭突然張貼起通緝告示了。”

“通緝月葵啊!”

此話一出,府裡的人都驚了驚。

洛嬈也立刻起身出了門。

就在這條街上,已經能看到很多路人聚集在此,圍著那張告示。

洛嬈上前檢視,上麵竟寫著月葵殺人,現全城通緝,還有懸賞百兩。

見狀,她眉頭緊鎖。

月葵也驚呆了,“我什麼時候殺人了?”

此話一出,周圍路人紛紛投來目光。

有人大喊了一聲:“這不就是通緝犯嗎?”

很快官府的人被喊聲吸引過來,立刻拿下了月葵,將她給抓走。

大祭司府裡的眾人下意識便要上前阻止,洛嬈攔住了他們。

“不急,先看看情況,黑的說不成白的。”她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在背後搞事。

於是,洛嬈也前往了官府。

豈料公堂上真的有一具屍體,是一具女屍。

官府的人逼著月葵認人,那白布一掀開,裡麵的人竟是徐少蘭的丫鬟。

昨夜送月葵離開的那個丫鬟。

看到對方時,月葵大驚失色。

徐大人冷聲開口:“月葵,你還不認罪?此人乃是易將軍府上的丫鬟,死前見的最後一個人,就是你!”

月葵跪在地上,“大人,我冇有!人不是我殺的!”

“昨夜我的確見過她,但我跟她分開的時候,她還活著!”

徐大人冷聲質問:“可有人能為你證明?”

月葵答不上來,神色緊張。

徐大人冷哼一聲:“看來你是不打自招了。”

“來人,殺人償命,就地處死!”

竟然直接就下了令。

月葵臉色一變。

洛嬈也驚住了。

竟然這麼快就給月葵定了死罪,立刻要處死她。

連奴隸營都不用去了。

越是這樣急切的處決月葵,越證明這案子蹊蹺,這徐大人更蹊蹺。

月葵被拖到了院子裡,侍衛直接舉起了手中長劍。

洛嬈正要上前時。

突然一個冷冽的聲音傳來——

“住手!”

於柔快步走了進來。

眾人紛紛望向她,徐大人見到來人不禁皺起眉,不悅道:“原來是祭司一族的人啊,不知插手本官辦案是何原因?”

於柔拿出那張應繼川的認罪書,冷聲道:“此物已呈給皇上看過,皇上命我前來調查月葵的事。”

“怎麼徐大人這麼快就要將她處死?這不合規矩吧!”

徐大人驚了驚,隨即又笑道:“怎麼不合規矩呢?昨日月葵被易將軍的夫人給抓到府上,因此月葵記恨上,遂殺害易夫人的丫鬟作為報複!”

“證據確鑿!理應處死!”

於柔冷聲道:“這也算是證據確鑿?徐大人就是這樣辦案的?”

洛嬈看著於柔跟徐大人爭辯,徐大人也半點不鬆口的樣子,看起來並不怕於柔此次是帶著皇上命令來的。

她眼眸微冷,轉身離開。

迅速的趕到了易將軍的府上,求見易夫人。

易夫人本不想見客,但是大祭司駕到,她不見不行。

“易夫人可記得昨日被抓到府上來的那個月葵?”

易夫人聞言微微一驚,麵容憔悴,神色不悅道:“我不想聽到她的名字。”

洛嬈繼續問道:“易夫人被害的那個丫鬟,可是徐家人?按理說,是身懷武功的對吧?”

一句話,讓易夫人猛地抬起頭。

震驚的看著她。

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