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把安迪帶回了家,“你和我哥,到底怎麼了?”

她可都已經不回家住了,把時間和地方都騰出來了,難不成阮霆這都追不來嫂子?

安迪歎氣,“我覺得你哥,不正常?”

阮舒來了興致,“哦?具體說說。”

“他和我姐在跟喬司談什麼項目,兩個人非要拉著我一起開會。”安迪皺著眉頭,十分無奈。

“我又不懂什麼金融投資的,說了不要跟他們倆開會,他們還不乾。阮霆說什麼,我姐手裡產業這麼多,早晚我要跟著一起打理的。”

“現在學了這些,以後纔好管理更多公司。”

安迪雙手一攤,“那是我姐的公司,又不是我的,我管什麼?再說了,我姐就算不想管了,那不是還有姐夫,再不濟還能請人啊。”

阮舒聽這個說辭,覺得熟悉,“他這麼和我說過。”

安迪更迷惑了,“啊?”

“我大學想轉專業學設計的時候,他就這麼和我說來著。說他手裡產業多、公司多,他賺那麼多錢,還不是要留給我。也說讓我學金融管理,以後好能處理公司的事情。”阮舒解釋。

“可我和姐,跟你和他也不一樣啊。”安迪歎氣。

阮舒琢磨著,阮霆追安迪,那是要成家的。他這麼和安迪說話算什麼?教妹妹嗎?

“然後呢?”

“然後,阮霆冇說服了我,但說服了我姐。”安迪更無奈了。

阮舒彷彿能看見她腦門上密密麻麻的小問號。

安迪拔高了語調,“我印象裡,我姐那主意特彆正,彆人根本冇辦法左右她的想法。也不知道阮霆的話怎麼就那麼讓她共鳴,她竟然聽了阮霆的,讓我跟完她這個項目,好好聽好好學。”

阮舒撓了撓鼻子,這點倒是在她意料之中。

“我覺得,可能是大家不常相處。尤其我和我姐,已經很久冇這麼長時間在一起了,所以大家有分歧。”

“所以,我找了個時間請他們倆吃飯,好好和他們說了一下我的想法。我是要經營天羽的,根本不想要我姐手裡的公司。”

“我覺得他們倆是能聽懂的,但是就是非要我跟完這個項目,我好生氣啊!”

安迪表情委屈。

阮舒聽完覺得,大概就是安遲姐想撮合安迪和阮霆,但是似乎辦法不太對。

她想了想,為了她哥的終身幸福,得點一點安迪姐了。

“安迪姐,有冇有一種可能啊。安遲姐說讓你跟完項目,並不是真的讓你做這個項目,隻是想讓你和我哥多相處一下。”

安迪堅定搖頭,“絕無可能。”

阮舒愣住,“這麼堅定嗎?”

安迪抓起身邊的抱枕,“她就是覺得把安氏收購下來了,她不能獨吞,得分我一半。但我真不想要,我當時穩住安氏局麵的時候,做的就很累了。”

“退一萬步講,就算哪天天羽不行了,我公司黃了破產了。她是我姐,她日子過的那麼好,還能不管我嗎?”

“我都懂,她怕我心裡不舒服,但我真冇那麼想。”

阮舒一時間不知道安迪的情商到底高還是不高了。

心裡暗暗為阮霆默哀,嫂子太難追了吧!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