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麗在後麵尖叫:林悅你彆不知好歹,你以為靠自己本事考進咱們公司就牛比了,這公司是雪雪家的,雪雪跟她爸一句話,你想轉正的事就做夢去吧!簡直笑死個人了,明明做夢的是她李雪。我還要趕著去赴男朋友的午飯之約,懶得再和她逞口舌之快,冇再和她懟,隻加快了步子離開。就聽到好幾個同事都跑去李雪那裡大獻殷勤,主動幫李雪整理資料去了。...

王麗:你們乾嗎呢,我在淋雨,我就要撕了你們的傘,雪雪公主,我要『八仙過海』全套,哈哈哈哈哈。

全套我也可!雪雪大公主,我給您拎一輩子的包!

我看著這些訊息覺得有些好笑,想著李雪應該也不敢理會。

我爸公司做得大,規矩也特彆嚴。

既然是盲盒,就是想要員工享受抽盲盒的樂趣。

因此,類似這樣的事,就連我們這些家人都冇有特權,更彆提李雪一個小小的實習生了。

可李雪卻再次迴應了,而且她再一次打破了我對她虛榮無下限的認知。

她竟然在群裡回答:行叭,我試試,不過隻限於你們幾個哦,我們公司規矩很嚴的,大家都明白的哈。

我忍不住笑出了聲。

知道規矩嚴還敢誇這麼大的海口。

彆人叫她千金大小姐、大公主、小公主的,她虛榮得昏了頭了吧。

對麵桌的李雪抬頭看向我,她臉上帶著笑:林悅你也有想要的手辦嗎?

我也回她笑:你真能提前弄到公司的盲盒手辦?

王麗譏諷的聲音插進來:林悅,你這問的什麼話,你是置疑咱們總裁千金的能力嗎?也是,你一個小鎮做題家,出生就是牛馬的人,又怎麼可能理解得了出生就在羅馬的人的優越,雪公主,彆搭理這種小心眼的人,我們一起去吃飯哈。

李雪便真冇有理我了,也冇有回答我剛纔的問題。

她拿起一疊檔案,麵色為難:可總監讓我上午把這些資料整理完,我還有一半冇弄……

王麗抓過那疊檔案,啪,扔到了我的辦公桌上:林悅,幫雪雪把這些資料整理完。

我直接給她扔回去:自己的工作自己做。

王麗更用力地扔過來,毫不客氣地命令:雪雪可是咱們公司的千金大小姐,你這種小鎮做題家不是最愛表現麼,讓你幫大小姐整理資料,是給你臉,懂不?

我也再次把資料給她扔回去,扔下一句神經病就起身往辦公室門口走去。

王麗在後麵尖叫:林悅你彆不知好歹,你以為靠自己本事考進咱們公司就牛比了,這公司是雪雪家的,雪雪跟她爸一句話,你想轉正的事就做夢去吧!

簡直笑死個人了,明明做夢的是她李雪。

我還要趕著去赴男朋友的午飯之約,懶得再和她逞口舌之快,冇再和她懟,隻加快了步子離開。

就聽到好幾個同事都跑去李雪那裡大獻殷勤,主動幫李雪整理資料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