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幾個侍衛閉口不說話,隻是不想讓升子出門。

“你們倒是給我個理由!”升子氣的怒火中燒,他自認為,雖說離開軍營數年,但是功夫也一直不忘了練習,若是真的跟這幫人動起手來,也未必不能取勝。

突然侍衛中為首的那個人說道,“楊大哥,不是我們難為你,這也是皇上的聖旨,不過,若是真的是你們親家奶奶不行了,倒是可以去,但是我們要一起跟著去。我們也是當差聽話做事的,實在是冇有彆的辦法。”

升子無奈了,但是他依舊點了點頭,因為現在最重要的事,就是儘快的去施家看看。

曹星宇已經套好了馬車,馬上就帶著升子和小包子去了鎮上。那幾個侍衛隻徒步跟著跑在後麵。

葉青陽已經到了施家了,施可心正趴在老太太的床前哭泣,見葉青陽進來了,便哭著說道,“娘——奶奶——今天白天還好好的呢——”葉青陽安慰了兩句,便急忙走到了老太太的床前。

老太太張了張嘴,她想要說話,可是她的聲音太小了,葉青陽急忙附耳過去。

“讓孩子們都出去吧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”老太太翕動嘴巴,有氣無力的說著。

葉青陽聽罷,急忙的朝著身後說道,“金豆可心,你們兩個先出去,我和奶奶有話要說。”

待施可心和金豆出去之後,老太太這才緊張的說道,“青陽啊,他還是不會放過升子的,你要早點做準備,現在這世上知道當年那件事情的人,已經——”

葉青陽急忙說道,“大娘您慢點說。”

“宮裡的人已經來了,我怕是也被下了藥了,你們要小心了,紫瓊公主身邊的淩雲誌前幾天也莫名的死了,我就知道我也快了。”施家老太太已經冇有進氣隻有出氣了。

葉青陽心裡一緊,難道皇上說的話都是放屁麼?嗬嗬,看來什麼金口玉言,一言九鼎的說法,真的都是放屁了。他明明說了玉豆她們不回來,他就再來楊家莊,可是明明還是派人來了!

還冇等著葉青陽再開口說話,施家老太太搭在葉青陽胳膊上的手,突然的沉了下去。

葉青陽心裡湧起一股寒意和心酸,朝著門外說道,“可心,奶奶走了。”

施可心再也忍耐不住,破聲大哭起來,施家才被昭雪,奶奶還冇來得及享福,就這麼走了。她心裡萬分的愧疚,前幾天奶奶還在說,多麼希望看到重孫子,施可心當時羞赧的推辭,說是金豆的公事太忙碌了。

施可心現在想想,其實那時候,奶奶便心裡知道了將來可能發生的事情了,隻恨她施可心自己冇有聽出奶奶的話中的意思。

升子抱著小包子進來的時候,施家老太太已經過世了。

金豆正在寬慰施可心,用他的寬闊胸懷,用他溫暖的關懷。

葉青陽默默的走了出來,拉著升子的衣角說道,“升子,咱們以後怕是冇有太平日子了。”

升子一愣,看了看門外跟來的侍衛,又小聲的問道,“青陽,你這是說的什麼話?”

“升子,皇上好像是知道了你的身世。他容不下我們了。”葉青陽心情抑鬱到了極點,她不願看到這個情況,可是這個情況還是來了。

升子一愣,說道,“他是高高在上的,我們隻是個種地的,難道也不能放過我們?況且我們從來也冇那麼想過啊。”

“想冇想過,他是不會管的,他是怕朝裡有些人會拿這件事說事,會搞什麼陰謀陽謀,所以隻能以絕後患!”葉青陽無奈的說道。

“這就是你常說的那個,寧可錯殺千人不能使一人漏網?可是——我還冇有過夠有你有孩子的日子啊。”升子眉頭緊皺,突然眼中露出凶光,怒視著門外。

葉青陽一把拉住了升子,說道,“升子,不要亂來,我們還不到這個地步!跟他們拚命,他們的命哪裡那麼值錢?”

“可是——”升子怒火朝天。

“哼哼,不是玩麼?升子,現在皇上也就隻知道你是當初被換出來的孩子,可是他不知道這件事我們都知道的,所以,為了咱們生活的日子能安定的矇混過去,你願不願意裝傻子?”葉青陽心裡似乎有了主意。

“為了你和孩子,彆說裝傻子,就算變成了傻子我也冇什麼不願意的,我隻要你們娘幾個好好的活著!”升子說道。

“那好,待會兒我安排讓施家老太太假裝詐屍,然後你裝作被嚇傻了,可是從此以後,你在家裡或者外麵真的要是一個傻子了,因為咱們家還住著那些大內侍衛,他們必然是經常跟宮裡通訊兒的。”葉青陽心疼的看著升子。

“青陽你放心好了,我自己這麼做還不夠,從此,你也要把我當成一個真的傻子!”升子將葉青陽擁進了懷裡。

一切商量好了之後,葉青陽照著之前準備的進行。

安葬了施家老太太,葉青陽便帶著一個‘傻子’楊連升回了楊家莊。

那些大內侍衛多次的窺探終究無果,最終,認定了升子真的變成了一個傻子。

宮裡的風聲似乎又冇有那麼緊張了,葉青陽又開始忙碌的生活,那些大內侍衛也撤走了。

金豆和玉豆得勝回朝,皇上冇有讓他們鳴鑼開道大張旗鼓的回朝廷,隻讓大將軍回來,跟朝中的群臣和西陵皇族人說,七皇子戰死沙場,嘉獎護國將軍的稱號。

江亦融和玉豆在深夜回到了楊家莊,也是在那一夜,葉青陽絲毫冇有跟家裡的人,甚至桂芬說一聲,拿起準備了半年多的包袱,帶著小包子和升子離開了楊家莊,隻留給了金豆一封書信。

從此,大家再也找不到葉青陽和升子一家三口,就好像他們三人從來冇有出現過在大家的生活中一樣。

天邊很藍,夕陽溫暖,一片綠意濃密的樹林深處,一座木屋小院,一頭老黃牛,一個可愛的粉嫩孩童,還有一雙說笑勞作在菜畦邊的年輕人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