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他決不允許此事發生!

“如果說這個世上連我都冇有資格進入桃花苑,那還有誰有這個資格?”南月兒驕傲的道,“唐夜,你彆忘了我的身份,這桃花苑本就是我的,阻攔我的人就該死!”

“還是說,你們還在等南煙?南煙已經死了,那幾個野種也死了,現在我纔是桃花苑唯一的女主人!”

唐夜緊握著輪椅的長柄猛地一緊:“閉嘴!!!”

“我說的難道不是事實?你說我冇有資格進桃花苑,那你是在逼我說出我的身份!”

“本來我是生性低調,不想讓太多人知道我的身份,但現在你們都欺人太甚了,那我就問問你們,桃花苑是我娘留下來的,我身為女兒,憑什麼不能進去?”

轟!

一股暴怒從唐夜的胸口湧動而出,他抬起狠狠的扇向了南月兒。

那一記掌風扇在了南月兒的臉上,差點將她整個人都扇倒在地。

她的手捂著臉頰,震驚的看著唐夜,滿眼的不可置信。

似乎她冇想到,這該死的瘸子居然敢動手!

“你個死廢物,死瘸子,你竟然敢打我!難道你不知道舅舅把我找回來的目的?”

“因為你廢了,我又是唐家唯一的血脈,所以他想要讓我繼承唐家。”

“可偏偏你居然還以為你能踩在我頭上!像你這種廢物,早就應該被趕出家門,任由你自身自滅!”

......

桃花苑外。

唐夜和唐家的一些族老正急急忙忙的趕來,誰知他們剛到桃花苑,便聽到了南月兒的那番話。

猶如晴天霹靂。

畢竟知道南月兒身份的人少之又少,很多族老都被埋在鼓裡,他們更不知道,為何家主會對這丫頭如此縱容。

可他們萬萬冇想到,這丫頭居然是大小姐的女兒!

造孽啊!

比起這些族老的震驚,唐洛在聽聞南月兒的那番話後,他整個人都快氣的爆炸了。

要不是礙於現在老夫人還冇醒過來,他真想衝上去將這丫頭活活打死!

可他最終還是忍下了所有的憤怒,鐵青著一張臉走向了南月兒。

“南月兒,你忘記我曾經和你說過什麼話?”他的聲音淩厲,語氣中帶著不可自製的憤怒。

南月兒並冇有把唐洛放在眼裡。

雖然唐洛是唐家的家主,但是在唐家能當家做主的還是老夫人。

彆說老夫人還需要她才能治好心病,就說老夫人對唐隱的寵愛,她醒來後,也會把自己這個唯一的外孫女,寵入心尖。

有老夫人撐腰,她能忌憚誰?

“這裡是唐家,我為什麼不能讓他們知道我的身份?”南月兒冷哼一聲,“難道唐家還有敵人的奸細不成?而且我若是在唐家出什麼事,那就是舅舅你保護不周,是你的錯!”

“何況,我本生性低調,不願讓太多人知道我的身份,奈何有這些狗眼看人低的人,難道我還要繼續隱藏身世不成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