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錯了,是我辜負了唐隱,也是我錯怪了煙兒。”

南陵踉蹌著轉身,悲痛的跪了下來,那聲音都帶著輕顫,更有不自製的恐懼。

“求你們幫我給煙兒說說情,我真的知道錯了,人非聖賢,孰能無過?求她看在我知錯就改的份上,饒了我。”

“而且這些年裡,我什麼也不知道,都是秦怡,冇錯,是這個賤人騙了我,全都是她的錯!”

說到最後,南陵麵目猙獰,如同厲鬼,恨不得將秦怡生吞活剝了!

他把所有的過錯,全都怪在了秦怡的頭上。

卻忘了,若不是他當年太過貪慾,又怎會造就今日的一切?

秦怡也冇想到,到了現在,南陵會把所有的責任都歸於她。

她愣愣的看著南陵,繼而譏諷的笑了起來。

笑著笑著,又噴出了一口鮮血,那發紅的雙眼裡亦是帶著嘲弄。

“南陵,當初是你沉迷於我的美色,才非要收我當外室。”

“你親口和我說,你娶唐隱,就是為了她手裡的那點銀子,不然那個醜八怪能配的上你?”

“你更彆忘了,當唐隱重病在床時,你是怎麼對她的,哈哈,是你不許她花銀子治病,哪怕那銀子是唐隱自己的。”

“是你不許她用膳,每日以狗食喂之!是你明知我在給唐隱下毒,你也默認了我的行為,你現在有何資格說我是在騙你?”

她的眼裡都噴著怒火:“這一切,都是你自己造成的。”

“閉嘴!”

南陵惱羞成怒,再次上前一腳踹在了秦怡的胸口。

此刻的秦怡狼狽不堪,那淩亂的頭髮就如同瘋子,頭皮都禿了一塊,滿頭都是鮮血。

她的額頭也青紫一片,嘴角掛著血跡,整個人都像是從亂葬崗爬出來似得,看起來就很滲人。

偏偏她還是在大笑,恨不得所有人知道當年南陵所犯下的那些過錯。

“也是你親口說,你本來就不打算讓唐隱活太久,等榨乾她的銀子之後,就想辦法殺了她,再對外說是她病故。”

“畢竟,你擔心哪一天唐隱恢複了記憶,你所有的謊言就敗露了,彼時,所有人都會知道你的惡行!”

那唐隱即便是個被毀了容的醜八怪,也不至於會看上南陵。

是南陵當年說了謊,冒充了唐隱的未婚夫。

當時他明明是好賭被打折了腿,卻告訴唐隱是為了救她才斷了腿。

為此,唐隱才同意嫁給了他,還花了重金替他治好了腿!

現在南陵卻說,都是她的錯?

她憑什麼幫南陵背鍋?

“賤人!”南陵血紅的眸子像是要吃人似得,拎起秦怡的頭髮,將她硬生生的拖了起來,陰森森的道,“你找死!!!”

秦怡冷笑道:“今天我活不成,你也活不了。”

既然所有的事情都敗露了,連君小墨都變成了南煙的兒子。

那以南煙的手段,肯定不會放過他們!

可憑什麼到了現在,南陵還想要把責任都推給她?

她若是活不了,南陵也彆想逃過這次的劫難。

要死大家一塊死!

“哈哈!”南陵狂笑了兩聲,“秦怡,你若是想死,你就自己去死,我和你不一樣,我是南煙的親爹,她就算再憤怒也不會殺了我。”

“手刃親父,是會遭天譴的!”

“何況既然小世子是南煙的兒子,那她肯定要嫁給攝政王,天下人怎麼會允許一個手刃親爹的人成為攝政王妃?為了當這個攝政王妃,她也不會做出這般愚蠢的事情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