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賀逸當然知道,薑若悅肚子上,條狀的紋路是妊娠紋。

隻是看了她的肚子,一次比一次糟糕。

每次,冇有最糟糕,隻有更糟糕。

他感覺就像有一條繩子,狠狠的勒住了他胸口。

薑若悅看他還一派緘默,心裡不安道:“你是嫌棄太醜了?”

賀逸抬神:“當然冇有,彆亂想。”

她這麼辛苦,他心疼還來不及。

他說冇有,可剛纔的神色不能騙人。

薑若悅情緒低落起來,其實,當她第一次發現,肚子上長出來這種東西的時候,心裡是非常不安的。

“我就怕這個妊娠紋越長越多,寶寶生下來,也消除不了,那就真的很難看了,去海邊,露臍裝肯定是不能穿了,身體也不漂亮了。”賀逸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:“笨蛋,彆擔心這些,醫生有辦法消除的。”

又寵溺道:“其實你什麼樣子,都不影響我愛你,誰讓你是我唯一愛的女人。”

薑若悅還是被他的話甜到了,尖尖的下巴抬起來,小手也抓住了他的衣服下襬。

“老公,我無時無刻都愛你。”

二人打破僵局,袒露真心。

在薑若悅眨巴著眼說完,賀逸冷硬冰冷的胸口就差融化了。

門外,秦芸芸偷溜上來,躲在門口,透過縫隙偷窺著裡麵的動態。

發現二人關係緩和,她在峰會上的好心情,頓時跌到了穀底。

她退開,輕聲下樓,手上的帕子捏成了一團,很氣。

她的眼神又閃過一絲陰冷,立馬去換了傭人穿的製服走出來,打開了手機,一邊擦東西,一邊拍下自己擦東西的動作,然後再一頓猛乾,最後,她舉起手機對著冒汗的臉拍了一張照片。

並配文:“#有人大晚上的,還在做清潔嗎?嗚……終於按照女主人的要求,擦完彆墅了,好累,終於可以睡覺了#”

編輯好,她立馬發到了粉絲爆增的個人賬號上。

她就不信,那麼大的一張傭人衣服,冇人好奇。

等她們來問了,她就可以明目張膽的說,她借住在賀逸的彆墅幾日,卻被蠻不講理的薑若悅要求做清潔,不做完,還不準她休息。

嗬嗬,關鍵是她穿著傭人的衣服,也臉蛋不俗,滿滿的文藝風,男的女的看了,都會為她鳴不平的。

他們的女神,怎麼可以當傭人……

如她所料,她剛發出去,底下評論就炸鍋了。

#什麼,女神親自做清潔,還穿著傭人的製服,我的女神,好可憐喔#

#女神說是女主人要她做的,我靠,這女主人誰啊?也太噁心了吧,這麼晚了,還讓女神大晚上的做清潔,她的心肯定都是黑的。#

#我靠,女神今天可參加了高逼格的峰會耶,妥妥的走上人生巔峰了,什麼女主人這麼不長眼,欺負我們家女神。#

#女神,你快告訴我們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這女主人為什麼要你做清潔,難道你在她家勤工儉學,打工嗎#

#對啊,女神,你快出來說說,到底怎麼回事啊,你為什麼要做清潔,你隻要好好唸書就行了啊,差錢的話,我們可以為你眾籌。#

……

一會兒,評論就井噴式的冒了出來,達到了九千九百條。

秦芸芸洗了一個臉出來,掃了一下怒氣騰騰的留言,勾了勾唇角,開始編輯。

“不好意思,讓大家誤會了,我住在一個朋友家的,剛纔說的女主人,大家也彆揪著不放辣,我在這住幾日,理應有所付出的。”

雖然秦芸芸說得很隱晦,但從她發的照片裡,這個地方還是被火眼金睛的網友扒出來,是賀逸的彆墅,女主人也被扒出來是薑若悅。網友立馬罵起薑若悅來。

#m的,薑若悅真噁心,女神暫住幾日,竟然要女神做清潔。#

#你們聽說冇,薑若悅懷孕了?還是兩個#

#懷孕?她這缺德的傻逼玩意,懷的也是兩個小傻逼。#

#對,大家拍好隊,跟我一起:薑若悅你仗勢欺人,欺負我們女神,懷的孩子,生不下來,生下來也是小智障。#

當薑若悅臨睡前,刷到這些訊息的時候,人差點氣暈過去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