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ra小說 >  718459 >   第1章  

《718459》 小說介紹

“嗖!”一支利箭從後射來,準確無誤地射到了她另外一條腿的膝蓋上。咕咚一聲,孟婧整個人摔趴在冰冷的雪地上。疼,撕心裂骨的疼。她艱難地要從地上爬起來,想要再往前爬。

《718459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狂風捲著雨雪,像無數條鞭子般狠抽著,在地上砸出一道道泥濘的坑窪。

冬日的樹林顯得分外靜謐而蕭條,忽地,一道趔趄又急促的腳步聲打破了這靜謐。

一個披頭散髮的女子,趔趄著從林中跑出來。

寒風蕭瑟中,她隻穿著一件薄薄的單衣,腳上隻有一隻破破爛爛看不出花紋的鞋。

她一瘸一拐地跑著,奮不顧身,哪怕,另外那隻腿上,赫然插著一支箭,鮮血正咕咕地往下淌。

那被亂髮遮擋下的,完全是一張疤痕遍佈,令人作惡可怖的臉,因為寒冷,她雙頰僵縮,唇色青紫,下頜亂顫,牙關打顫。

“嗖!”

一支利箭從後射來,準確無誤地射到了她另外一條腿的膝蓋上。

咕咚一聲,孟婧整個人摔趴在冰冷的雪地上。

疼,撕心裂骨的疼。

她艱難地要從地上爬起來,想要再往前爬。

可冇多會兒,身後傳來了噠噠的馬蹄聲,然後,一雙厚底藍邊的靴子就出現在了她的眼前。

井域寒抬腳,一把踩在了她那艱難向前爬行的手上,用力碾壓。

她能聽到自己關節碎裂的聲音,好痛。

身體的痛尚且能咬牙強忍,可心裡的痛,卻像是被人反覆撒上了鹽,鑽心刻骨。

尤記當年,年少青蔥,不過因他對自己那一抹如春日暖陽般的笑,自己便愛上了這個男人,至此刻骨銘心,癡心不改。

她嫁作他人婦,卻身在曹營心在漢,為他毀夫君名聲,探夫君情報,偷夫君兵符,最後害夫君全家滅門,遺臭萬年!

她為他肝腦塗地,汲汲營營,將他捧上皇位,原以為能坐擁錦繡成堆,共享榮華富貴。

可未曾想,一封書信橫空出世,她被定上勾結外族通敵叛國之罪,與此同時,自己那同父異母的妹妹,卻被一紙詔書奉為了尊貴的皇後。

自己苦心經營的一切,到頭來不過平白為他人作了嫁衣。

而她,豔絕天下的容貌毀了,機關算儘的鑽營冇了,連最後的活路都被剝奪,被扔到這皇家獵場之中自生自滅。

不甘,屈辱,憤恨!

即便滿園都是凶猛野獸,她也撐著最後一口氣活了下來!整整三天三夜,天寒地凍,野獸環伺,顆粒未進,她還活著。

這男人終於等不及了,他親自來了。

往事如織,映入腦中,隻覺得心痛如絞。

孟婧用力的,拚儘全力的,朝著這雙高貴的靴子上,吐了一口濃濃的血痰。

“呸!”地一下,那原本高貴無雙的靴子,頓時染上一層臟汙。

井域寒惱怒,抬腳就是一踹,孟婧被他踹得翻仰在地,嘴裡一股腥甜蔓延開去。

“賤人!”

孟婧喉間發出一聲聲粗重的喘息,她遮擋在亂髮後的深眸銳利而冰冷。

“井域寒,你就不怕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嗎?”

井域寒冷嗬一聲,“天?朕就是天!”

說著,他的眼中勾起了一抹邪邪的笑,“這天下,不就是你孟婧親自捧到朕天下的嗎?”

孟婧心中一痛,眼神有如惡鬼,直勾勾地盯著他,一字一頓地說:“井域寒,我祝你下十八層地獄!”

井域寒的麵目猙獰,對她拉起了滿弓,“朕先送你下去,跟你那位死鬼夫君好生團聚!說起來你那個死鬼夫君對你,可真是夠一往情深的,你可知朕是如何誘他入城將他射殺的?朕剛放出你要被斬首午門的訊息,他就來劫法場了。哈,你說他傻不傻,為了你這麼個黑心爛肝同床異夢的女人。”